丝婚保卫战

第五十二章、互不相让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心梦阑珊 本章:第五十二章、互不相让

我打电话,冯梅问我什么事,是不是任豪伟妈又说什么了。我说人家没说什么,回家有事儿。

冯梅说她心情不好,不想回家。

我怕婆婆又发火,说:心情不好,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做给你吃。

“不想吃,饿死算了!”

“胡说什么呢!两人都回家!”我快快挂了电话,生怕这丑丫头又贫嘴。

把手机放茶几上,婆婆问我:冯梅回来不。我说:回来。走过去看冰箱,婆婆吼:“不做饭,回来让自已做去!”

“妈,冯梅本就被任豪伟妈训一顿,我们是娘家人,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再训了,她会崩溃的,惹恼了万一两人分手了怎么办?”我说完,从冰箱取出排骨和鱼,准备做红烧排骨和糖醋鱼。

我进厨房门,婆婆还叨叨,说这事儿赖谁,都赖她自己。等会回来,还是要训。

把刚做好的菜端上桌,冯梅和任豪伟进来了,一看是排骨和鱼,冯梅伸手就拿一块排骨要吃,并说还是我嫂子好。说完刚把排骨放嘴边。

婆婆从卧室出来,吼还没洗手呢!放下。

冯梅尴尬地手拿排骨,问:“妈!你干什么?饿死我了!”说完还真吃了,任豪伟看丈母娘的凶样,吓得挤眉弄眼。

在婆婆经过我时,我小声嘀咕:“今儿就好好吃饭,不说其他事。”

婆婆不理我,我只好心神不宁地让冯梅和任豪伟坐。人家小两口刚坐下,婆婆就讲话了,说婚房不要二手的。

冯梅这丫头不装事,啃着排骨还问为什么?

婆婆听了气的把手中的筷子拍桌上,问:“你是二婚还是头婚!”说完直望冯梅。而冯梅和任豪伟惊的互望。

不见冯梅回应,婆婆又拍把桌子:“你说呀!”

“我是头婚,你是我亲妈难道不知道吗?”冯梅极不友好的地说。

婆婆这下可有话柄了,问冯梅:既然是头婚,为什么委屈的买个二手房,买不了新房可以暂不结婚吗?你才二十三岁。

冯梅不懂婆婆什么意思,讲这个二手房的好处,什么学区房了?什么市中心了?什么交通便利了?并且还是二楼,精装修!

婆婆打插,就是条件再好,也是个二手的,坚决不要。

冯梅放下手中的筷子,再次问:为什么呀!

婆婆还是她的死理,是头婚,就得啥都要新的,图吉利。

冯梅争辩:这是什么理儿,如果她和任豪伟在北上广深,能有个房子那就跟做梦似的,还讲什么二手和新房,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婆婆听出冯梅这是在对抗她,气的训冯梅:你还是醒醒吧?这是在大西北!婚房必须是新的。

“就那套房子,我瞅准了!”冯梅这丫头犟。

“不行!听到没任豪伟!”婆婆把难题抛向任豪伟。

任豪伟听话的点头。

婆婆就讲:你们买房子,是高层,是几楼,要多大,我都不管,我也不会去和你们住,更不会让你一个女婿为我养老,去告诉你爸妈,我牛桂花老了,还是觉得农村好,空气好。

任豪伟解释,他妈是气话,不要让我婆婆在意,他们两人的事,他们两人决定!

我赞成任豪伟的话,劝婆婆:就是以后我们不管他俩的事。

婆婆又是吼的口气,说冯梅这个样子,她不管能行吗?

话音刚落,任豪伟爸打来电话告诉任豪伟,瞅好的房子他同意买。

放下电话,任豪伟就把他爸同意买房的事讲了。

婆婆还说二手房她不同意。

任豪伟哄我婆婆高兴,说他知道,他知道。他现在就过去一趟,把他爸给的钱拿回来。

我劝他别急。谁知这任豪伟说要趁热打铁,起身离桌,换上鞋,提包走人。

这下没有外人了,婆婆又训冯梅:这二手房坚决不要,买新的。

冯梅又问为什么?

婆婆就讲大道理,说这女人在结婚前要厉害点,不能什么都依了婆婆家人,时间长了,婆家人摸着脾气,有你受的,到时哭都没处哭去,只有后悔的份。

冯梅不乐意:“这是二十一世纪,不是封建社会。“

这话明摆着是训婆婆。

“你狠什么狠,你婆婆训你的时候,你的胆子那里去了?你的骨气哪里去了?”

“那种不讲理的人,我懒的理她。”

“你就是怕她!”

“我怕她,我是不想跟她吵,跟她闹,毕竟任豪伟在跟前。”

“纯属借口!”

冯梅不喜欢别人咄咄逼人,气的喊话:好了好了,这房子车子我自己想办法。

我赶快拉一把冯梅:你胡说什么呢?

而婆婆气的把手中的筷子拍桌子上吼:你瞧!你瞧,都成什么样子了。既然这样,你当初上大学干什么?干嘛花那么多冤枉钱。

婆婆说这话时,冯梅两眼含泪的望着婆婆。

我劝婆婆少说点,我的房子给冯梅。

冯梅说不要,而婆婆一口回绝:不行。并指着房子问我这是你的房子吗?这是人家任鹏的,如果那天你们闹不合,你和博博上哪儿去。

我说我们不可能!

婆婆反问我:你和冯伟不可能吧!那现在怎么了!

我被犹如朝脸给了一巴掌。

“你们都不要管我!”冯梅推开旁边的椅子,起身提上包就走。

我本要劝冯梅留下,一想两人安静安静也好,没吭气。

重重的关门声传来,婆婆气的叨叨,说没上大学前可不是这个样子,你看看现在,人小脾气大,还犟的不行,早知道这样不省心,省下十万,给个婆家嫁人也比这个强。

我心里烦的乱如麻,把菜盘往婆婆面前推推,劝她再不说了,吃饭。

“不吃!要是冯伟在,这任家人也不会如此傲!”说完起身进卧室。在关门时,又叮嘱我,再不要说房子给冯梅。

我噢了一声!

望着桌上的剩菜剩饭发呆,任鹏进来了。一进来就问冯梅又咋了,气呼呼的。

我不敢吱声,手指了指卧室。问他吃没,没吃吃点。

任鹏坐下吃时,小声问我到底怎么了?我就把冯梅买房子的事讲给他听。

任鹏又埋怨他嫂子事儿多,实在不行,市场不是有三十万存款,先让冯梅拿去买房,尤其这两年房子一月一个价,早买早省几万。

我问我们不是正凑钱把新市场盖到大棚基地去吗?

任鹏说盖不了了。村支书给他打电话了,那块地儿,人家王二要盖冷库。

我说这村支书不是已经答应我们了吗?他怎么可以这样。不行我的找他去。

任鹏生怕出事,说不批就不批被,就在这旧市场干,投资少,压力小。

我说如果这供销社过几年不对外租了咋办?

任鹏说干了几年只要有钱了,什么事不能干。就别跟王二争了,人家财大气粗,就是乡长见了还要给面子呢!

我说这是法制社会,事儿总有个先来后到,我们说了重建市场的事,村支书一定给王二通了气儿,结果王二看好前景,给了村支书好处,这事就成王二的了。

听完任鹏居然笑,说我为这个事生什么气,有些东西该是你的就是你的,错过了,说不定有更好的机会。

我说我们可送了五千。

任鹏抬手拍拍放在桌角的钱包。

“他还你了?”

“还了,打过电话后让我去了一趟,就把这还我了,并且村支书还训我,说我这是让他在犯法。”

我气的发火,真是能装,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作为一村之长,怎么可以这样!

我的举动把任鹏逗笑了,他说我还是没见过村霸村支书,如果遇上个村霸村支书,这市场还能安慰开吗?早让人家挖墙角了,并且当初这个市场还是村支书牵线打桥的,知足吧!

我咽不下这口气,村支书帮其他人都行,就是不能帮王二,这衣冠禽兽的东西,村子里传言,咱村的年轻小媳妇,有一半就被他欺负过。

这样的人,再开个蔬菜市场,那不定猖狂成什么样子,不就更祸害的好多村民家家不宁。

任鹏叮嘱我去时不要找村支书,我嘴里应着我知道,但我还是去了。

我去村委会,只有村支书一人在。我问村支书其他人呢?村支书说其他村干部出去办事了。

我刚坐,村支书就问我是不是批宅基地的事。

我这人直脾气,问村支书前面不是答应给我们了,怎么又给王二了,是不是我们送的钱少了。

村支书听了马上摆手,说:“送的钱可给任鹏了。任鹏没告诉你吗?”

我说:“我知道,但就是觉得这事儿不公平。他王二,不就仗着有钱吗?他掺和进来捣什么蛋,就小人一个。”

小人一个,村支书误会了,望我。我强调我可说的是王二。

村支书一脸不悦的摆手,说:“人家王二在这十里八乡都是有名的人,人家只要投资建什么,乡上都大力支持,你就别跟人家争了,并且你和冯伟离婚了,任鹏又是个外乡人。”

我不想听村支书信口雌黄,说:“可我是本村人。”

村支书听了先是一笑,说:“你和冯伟已离婚了。”

这句话无意就是向我证明,你是外嫁来的媳妇。

我不想再跟这种势利人闲扯,很礼貌地问一句:“村支书,这地我们还能不能批上!”

“不能了!王二已经准备马上盖市场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丝婚保卫战》,方便以后阅读丝婚保卫战第五十二章、互不相让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丝婚保卫战第五十二章、互不相让并对丝婚保卫战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