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轴监理会

第130章 19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藏妖 本章:第130章 19

    花鑫本是带着火气来的, 没想到临走的时候有了意外惊喜。温煦晕晕乎乎地坐在身边, 花鑫都没有理睬车后座上面色如菜的赵老板, 愉快地把安全带给温煦系好。

    赵老板再怎么缺心眼儿也看看出来这俩人关系不一般, 可惜,不管看出什么都是晚三春的事儿了。他只巴望着花鑫别再搞出什么幺蛾子来,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路上, 花鑫给小七发了条微信,说是带着俩人去他的酒吧, 问小七要不要跟着凑合热闹。小七很快回复了微信——马上到!

    于是,小七带着罗建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酒吧。

    下午六点左右,酒吧几乎没什么客人。花鑫半扶半抱着温煦走了进去, 熟悉他的侍应生赶紧上前, 问道:“花哥, 这是怎么了?”

    “喝多了。去泡一壶浓茶过来。你七哥马上就回来了。”边说着边往吧台走,忽然想起身后还有一个人在呢,就告诉侍应生, “等小七回来,让他暂时把店门关了。”

    侍应生朝着门口打了个响指,马上有小伙伴利落地出去,在外面关了店门。花鑫挑挑眉, 笑道:“懂事。”

    哇,花哥的心情好到爆啊。平时都很少跟我们说话的。

    温煦的头依在花鑫的肩膀上,呼吸间散发出淡淡的酒香气,让花鑫心猿意马起来。脚步一转, 走向一旁的一排卡座。相比吧台前的高脚凳而言,卡座的好处多多,比方说:温煦躺在上面,头枕着他的腿。

    侍应生很懂事地拿来了温热的湿毛巾给花鑫,花鑫小心翼翼地给温煦擦脸,温柔的目光落在晕乎乎红彤彤的脸上,流连不去。

    等着小七和罗建回来并见到了花鑫的时候,都纳闷怎么躺下的是温煦?小七瞥了花鑫一眼,转头问跟在身后的侍应生:“他来多久了?”

    “半个多小时了。”侍应生忍着笑,低低地说着。

    小七咂咂舌,又问:“他就这样傻笑了半个多小时?”

    侍应生默默地点点头,表示——我们都没眼看了。

    小七长吁了一声,扭头冷眼冷面地盯着赵老板,哼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赵老板的脑袋快耷拉到胸口了,听到小七不阴不阳的嘲讽,绷紧了肩膀,抬眼看了过去。他只跟小七对视了一秒钟就怂的躲开了,一扭头瞧见了罗建。罗建这人斯斯文文的,还有点邋遢,怎么看都是个温和的小哥。赵老板跟他多对视了一会儿。

    罗建认认真真地观察着花鑫,见他压根没心思搭理除温煦以外的任何情况,只好说:“开始吧。”

    “我同意。”小七说着,扯了个椅子坐在赵老板面前,结果被罗建嫌弃地推了两下。小七不满地问,“干什么?”

    “让开,你碍事了。”罗建打开笔记本电脑,放在桌子上。手里拿着两个薄薄的银色的金属片。

    小七咧咧嘴,慢吞吞地站起身来,指了指赵老板:“把上衣口子解开。别等我动手,动作快点。”

    赵老板看看小七,再看看拿着不明物的罗建,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俩手哆哆嗦嗦地解开了上衣扣子。罗建熟门熟路地把金属片贴在他的胸口上,再手敲了几下笔记本,屏幕上显示出一个被分成了四种颜色的大番茄。

    多色大番茄在屏幕上缓缓转动着,罗建推了推脸上的眼镜,敲了一下f键。忽听赵老板嗷一声惨叫!

    “嗯,运作正常。可以开始了。”罗建面无表情地说。

    赵老板再也不敢去看面前这个斯斯文文貌似无害的小哥……

    罗建习惯性地推了推脸上的眼镜,坐在笔记本前面,等着协助花鑫和小七的盘问。小七也端端正正地坐着,冷眼盯着赵老板。可以说,大家都进入了状态,唯独主角花鑫,还低着头脸上洋溢着“傻笑”看自家的助理。

    小七不耐烦地踹了花鑫一脚:“有什么事赶紧问,问完了回你家看去。”

    花鑫把温煦垂在一边的手拉起来放在肚子上,就这么握着没有放开的意思。他瞥了眼罗建,说道:“你不要那么暴力。”

    罗建头不抬眼不睁地说:“刚做出来的程序,找个人测试下。不会有生命和险的,最严重的……开始吧。”

    小七可以肯定,罗建把最重要的一部分说明省略了。原来他也怕麻烦啊,小七偷笑了一声。

    落在这几个人手里肯定是没好,赵老板这会儿肠子都悔青了。他战战兢兢地看着花鑫,声都没敢吭。

    花鑫笑道:“只要你说实话,就没事。不用太紧张。”

    赵老板鼓起勇气,问道:“你,你们是查汪厉贩/毒的事?”

    好家伙,开口就是劲爆信息!这一点,花鑫他们谁都没想到。不过,也明白了赵老板为什么不愿意谈汪厉的原因。跟贩/毒者扯在一起,当真是没有好下场的。

    小七蹙着眉,问道:“他自己有毒/瘾吗?”

    赵老板摇摇头,说:“他不碰。”

    花鑫看向罗建,后者对他点点头,表示赵老板说得是实话。随后,花鑫那双眼角含春的眼睛快速地在赵老板的脸上扫过,很随意地问:“朱鸣海贩/毒吗?”

    小七和罗建闻言都是一愣。下一秒,齐刷刷地看向赵老板。

    赵老板很耿直地说:“不知道。”

    小七问罗建:“实话?”

    罗建点着头说:“说假话,会被电击。”

    小七挑挑眉,看样子甚为满意。

    花鑫又问:“你是怎么知道汪厉贩/毒的?”

    “我见过一次。他去外面出货,我看见了。”

    “出货地点在哪?”

    “在南丫山一家酒吧。”赵老板说,“具体是哪一家我不知道。”没等说完话,赵老板惨叫了一声,整个人颤抖的好像甩干机一样。

    小七和花鑫幸灾乐祸地笑着。一旁的罗建就说:“失误失误,是我敲错了一个编码。稍等啊,马上就好。”说完,自言自语了起来,“我就说这个不大对劲,试试这个吧……”

    赵老板哭丧着脸,哀求:“各位大哥,我说实话。真的,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说。能不能把这玩意儿摘了?”

    花鑫哼笑了一声:“贴着吧。”

    赵老板见哀求无果,抬手擦了把脸上的冷汗,竹筒倒豆子似得说了起来:“汪厉平时都在店里待着,时间久了我就发现他在贩/毒。那时候我就想离开的,可是一直没有合适的借口。你们说的那个朱鸣海人特好,够义气,比汪厉强太多了。我想不明白,朱鸣海在店里帮忙,汪厉都不给他薪水的,就口头承诺给点钱意思意思。朱鸣海图什么呢?怎么跟汪厉走到一块儿的?汪厉那人小心眼儿不说,还特别抠门,财迷心窍的。”

    花鑫低头看着睡得像小猪一样的温煦,耳听着赵老板讲得情况,心里打出好几个问号来。白月和赵老板都对朱鸣海赞誉有加,起初,他还有些不相信白月的描述,毕竟朱鸣海是她的男朋友。但是,赵老板这种人能跟朱鸣海有什么深交?他夸赞朱鸣海应该是从很客观的角度出发。

    那么,就像赵老板说得那样——朱鸣海怎么跟汪厉走到一块儿了?不拿钱不图回报的帮他打理店铺?

    就在花鑫沉思琢磨的时候,躺在他腿上的温煦忽然大喝了一声:“好人呐!”

    花鑫不轻不重地拍了拍温煦的额头:“睡觉。”

    “不!”温煦一个挺身坐了起来,指着赵老板,“好人呐!兄弟,为了兄弟要个毛的钱?提钱伤感情。”

    小七的眼睛瞪得溜圆,直勾勾地盯着温煦:“花鑫,他喝多了就这样?”

    “我也第一次见着,有待观察。”花鑫搂着温煦的肩膀,想让他躺下来,被温煦使劲推开了。

    温煦撇着嘴,手指头晃晃悠悠的也不知道是指着谁。花鑫去抓那只晃来晃去的手,温煦左躲右闪的,还一个劲儿地乐:“抓不着,抓不着。”

    花鑫一把将人揽进了怀里,双臂紧紧圈牢了撒酒疯的人,低声说:“抓着了吧。”

    小七一脸“卧槽鸡皮疙瘩掉一地,我绝对不认识这个傻爷们!”的表情,狠狠地瞪了花鑫一眼。

    罗建将目光从花鑫那边速度转移过来,一脸严肃地对小七说:“速战速决!”

    小七凶神恶煞一般看着赵老板:“汪厉出货的酒吧叫什么名字?”

    “幻海!”赵老板以抢答的速度,给出了令人满意的答案。

    罗建麻利地收了贴在赵老板身上的金属片,叮嘱道:“24小时之内不能喝酒,多喝水。”

    小七站了起来,说:“七点多了,那边应该是准备的差不多。咱俩是先回去,还是先吃饭?”

    “路上买点东西对付一下吧,现在不是很有胃口。”

    小七瞥了眼花鑫:“我说……你能把他带回去腻歪吗?我这很快就上人了,你俩是等着被参观?”

    花鑫扶着温煦站了起来,低头对赵老板说:“以后做人办事都要给自己留条后路。一个饭店老板,你还以为自己能上天了?”

    赵老板频频点头称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罗建收好了笔记本,冲着花鑫一点头,道:“有事再联系。晚上不用顾忌我,我会尽量渐弱自己的存在感。走吧,七哥。”

    小七拿起车钥匙与罗建朝门口走,走出去几步回头指了指温煦,低声说:“你悠着点。”

    花鑫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对小七的叮嘱是觉得多余呢,还是觉得明知故问呢。

    赵老板走得时候看上去老了好几岁,花鑫也没心思搭理他,扶着温煦把人塞进车里,奔家去了。

    车速很平缓,温煦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花鑫得空把方才赵老板说得情况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根据粗略统计,本市每天的发案率在百分之三,就是说一天里至少要发生三起恶性案件,时间轴为什么在汪厉死亡的瞬间发出了错变点?换句话说:为什么是汪厉,而不是王丽,或者程厉。

    汪厉案的背后牵扯出了“好人”朱鸣海、痴情女白月、傻小子穆渊、还有一个令人费解的现象——根据死亡时间进行时间跳跃,他们只能回到2016年11月11日23:30。不管怎么看,这个时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但是,如果他们没有回到这个时间,就不会遇到因中枪被送往医院的柯瑞。这是巧合吗?

    一次是巧合,那么两次还是巧合?赵老板说汪厉贩/毒,出货的下家是幻海酒吧,柯瑞就是在幻海酒吧遇害。柯瑞要查的案子应该与汪厉无关,换个角度想,汪厉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幻海酒吧.

    幻海酒吧花鑫已经去过一次,之所以什么都没说是因为短短一个小时的观察,并没有看出任何端倪。而且幻海酒吧这条线属于支援部姜璐的工作范围,他也不想抢别人的活儿干。现在看来,不想抢也要抢了。

    想到姜璐,花鑫就觉得脑仁儿疼。

    ——

    冬季黑的早,他们俩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院子里的矮脚灯把小路照的通明,荷花池里的小鱼轻快地跃出水面,甩了甩漂亮的尾巴,重跌回水里,在水面上荡起一圈圈好看的涟漪。花鑫扶着温煦从车库直接进了屋子,大厅的灯亮了起来,透过窗子映亮了凉亭的一角,铜铃随着风摇摆,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花鑫把温煦放在沙发上,心里琢磨着该拿这个人怎么办。是放点油盐酱醋直接吃了呢?还是先浇点水施点肥继续养着呢?不管是吃下肚还是继续养着,都要先把人洗涮干净。花鑫起身去卫生间放了满满一缸的水,习惯性地拿起泡泡浴浴液的时候,看到清澈见底的水,又把浴液放回了原位。

    有些小心思还是在花鑫的肚子里生根发芽了,虽然没什么节操可言,花鑫却觉得身为一个男人,若是连一点“小心思”都没有,还得了?

    可惜,等他回到客厅的时候,发现温煦已经醒来,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听见了脚步声,温煦扭头看去。只见老板就穿一件白色衬衫,袖子挽到了手肘上,两条大长腿不紧不慢地迈动着朝自己走来。灯光从上笼罩下来,好像给这人从头到脚镀上了一层暖暖的光环,倏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那一眼。

    温煦的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因为这样,眼神仿佛诉说着世间所有的美好。

    花鑫的脚步停了下来,望着眼前的这张笑脸,竟不知身在何处。

    “那天,你也是这样站着。”温煦轻声开口,“巷子里就那么一点光,都被你吸走了。太亮了,我没看清你的脸。”

    那一天,他从一群混混手里抢走了被打得皮青脸肿的温煦。

    花鑫低下头笑一笑,重新迈动脚步,走向他的美好。

    “怎么忽然想起以前的事了?”花鑫坐在沙发和茶几之间的地毯上,靠着沙发,垂眸凝视着温煦。

    温煦说:“我也不知道。”

    花鑫说:“可能是因为喝了酒。”

    “没喝酒的时候,也会想起来。”温煦抬起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数着,“睡不着的时候会想,闲的时候会想,很累的时候会想,吃饭的时候会想,洗澡的时候会想,跟兔子玩的时候会想、写报告的时候会想、看书的时候会想……”温煦举着两只手,对着花鑫眯眼一笑,“手指头要不够用了。”

    花鑫惊讶地看着他:“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知道。”温煦点点头,“不作数啊,我喝多了。”

    花鑫非常严肃地说:“你现在很清醒,不要找借口。”

    温煦唇角微微勾起好看的弧度,缓慢地阖上眼。有什么东西从笑容里流露了出来,似乎是哀伤,似乎是满足。他轻声地叹了气,说:“真醉着呢,喝醉了才能说。不作数,才能说。”

    就是这样小心翼翼地隐藏着,搁在心里好好地保护起来。滋味和触动,都只属于独自一人,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放肆了一把,将心门打开一条小小的缝隙。

    看着一个人自说自话的温煦,花鑫的脑袋陷入了一片空白中。他知道,温煦是喜欢自己的。他以为,温煦跟所有即将恋爱的人一样,体会着甜蜜中夹杂着令人不安的悸动,会说傻话,会做傻事。然而,温煦给他打开了一扇从未见过的门,门的里面藏着羞怯又谨小慎微的感情,好像从没打算给他看过一样安安静静地滋长着。这份感情没有炫丽的色彩,却意外的让他不知所措。

    天涯海角,他不会再遇到这样质朴而又恒久的爱情。

    当爱情完全占据了整颗心的时候,所有的行为都是顺理成章的。握紧他的手,在掌心里摩挲,拢起他额头上的发,露出清秀的脸。花鑫低下了头,在那一抹好看的微笑上,品尝着只能属于他的味道。

    亲吻温煦的感觉很柔软,花鑫半眯着的眼睛凝视着瞬间僵化的人。那双眼睛瞪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这样很好,花鑫想。想罢,用了很激烈的方式,撬开了温煦的嘴唇。热烈的,让温煦不得不承认某个事实。

    要命了,老板在干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撒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时间轴监理会》,方便以后阅读时间轴监理会第130章 19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时间轴监理会第130章 19并对时间轴监理会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