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婆娑

第二百六十五章 可能我会先走2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风儿沙 本章:第二百六十五章 可能我会先走2

    “怎么说?”林暮雪赶紧放下食物,跑过去景的那边,只见景一直盯着那条划过了整副壁画的不规则线看。“景,你觉得这条线有问题吗?”

    “不是线有问题,而是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景回忆着说道。“那天你还记得吗?你误打误撞,被关进了阴阳锁灵阵里面。蒋怡福就跟我说封印了这个岛,就可以放你出来。然后我跟着他差不多快到过岛中心,只是中途出了意外。”

    “什么意外?你们没到岛中心吗?”林暮雪眨巴着眼睛问。

    景摇了摇头,“没到,因为蒋怡福在中途惹了一只飞僵,我们差点丧命。然后,我和他在逃跑的途中失散了。不过,我记得他说过那一条路,贯穿了整个岛,从那条路也可以逃出这个岛。现在想起来你在生门指的那条路,应该就是我们当时走的那条,或者说,从那里也可以到达中心。而这幅壁画上的这条线,大家仔细看,根本就是一条路,你看这里,是不是就是生门那里的位置?”

    “还真是。”林暮雪仔细看了看景指的那里,之前自己只当是有人故意涂花了这幅壁画,竟然没注意到这些问题。“那我们不是还要回到生门那里去吗?”

    “应该是这样。”景无奈地回答道。

    “唔。”林暮雪失落地垂着双手回到自己刚才的位置,继续啃着食物,脑袋里在飞速地运转。

    “暮雪,没关系了,就算要回去也行啊。反正现在九宫也清楚了,回去也浪费不了多长时间的。”微生逸秋安慰她说道。

    “就是嘛,师姐,你看微生逸秋吃了东西,休息了这么一会儿,也有力气了。”白奇说着拍了拍微生逸秋的肩膀,好像在表示微生逸秋都能挨打了一样。

    微生逸秋瞥了他一眼,开玩笑地说道“兄弟。不就是让你扶了一下我吗?你就记仇了?想着法儿的要弄死我。”

    “噗,”白奇喝进去的水一口喷了出来,马上说道“其实我发现你斯文的外表下,还是有一颗狂放的心。”

    “切。你走开。”微生逸秋白了他一眼,不再跟他多说话。

    “切毛毛。”白奇也转过头去,自己吃自己的。“大男人傲娇啥?”

    “有了!”林暮雪忽然说道。“我们不用回去了,”

    “你想到了什么?”景在她身旁蹲下,等待她的回答。

    “景。你还记得王朴,傅一辉来这里盗宝的事吗?”林暮雪不答反问道。

    景点点头,“当然记得,傅一辉还吃了何因怜变成了嗜尸,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他们盗宝的时候。”林暮雪明显开心了起来。“他们当时是正确走过了九宫,然后从另一条路进去的,当时他们遇到了袭击。何因怜惨死,变成了泣月煞,傅一辉被王朴出卖退回洞里,王朴逃出去了。那就说明他们走的那条路就是能出去的那条,也就是壁画上那条。”

    “聪明啊,师姐。”白奇伸着大拇指说道。

    “那是当然。”林暮雪确实挺开心,不然还总是觉得自己没有早点想到,现在拖累大家还要跑回去。

    “嗯,不过现在九宫被人停了。”微生逸秋看着那九个石墩说道。“要么启动九宫,按照暮雪说的那个顺序走完。要么彻底破解了九宫,通道自然会开启。”

    “我们干脆破解了九宫吧,它的存在对我们始终是一种威胁。”白奇啃着面包,唾沫星子横飞地说道。

    “嗯。难得你说了句有用的话。不过也说得这么恶心。”林暮雪说着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擦嘞,失误,失误。”白奇意识到自己的确恶心了一点,慌忙打开防水袋。拿了点纸擦擦嘴。

    “逸秋,你有办法完全破解吗?”林暮雪完全不理会一边擦嘴,一边贱笑的某人。

    微生逸秋点了一下头,接着说道。“后天八卦其实也分阴阳,以乾,坎。艮,震为阳,巽,离,坤,兑为阴。以作为后天事象来看,乾为父,坤为母,震为长男,巽为长女,坎为中男,离为中女,艮为少男,兑为少女。所以,乾位和坤位便类同于太极阴阳两个极点。你和我分别站在乾位和坤位,用八卦符和解咒符就可以破解了。”

    “原来是这样。”林暮雪感觉自己又学到了不少东西。

    “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动手吧。”微生逸秋说着就已经拿出了两种符咒,然后站区九个石墩的乾位上。

    林暮雪则先念了净身咒和净口咒,才拿了这两种符咒过去站到坤位上。因为跟微生逸秋学到了不少关于九宫的东西,加上之前何因怜告诉过她位置,她现在也能找的出这些正确位置了。

    “哈哈,乾位为父,坤位为母,那他俩不就是夫妇了吗?”白奇越想越觉得好笑,不过大笑了几声,忽然感觉到自己身后一阵冰凉,接着耳朵旁边就有一个声音问他“你想变英俊吗?”

    “啊!”白奇吓得大叫一声,也几乎从地上跳了起来。大骂道“你什么东西啊?滚开。”

    “是换皮人。”景在一旁认出了这个手拿人的脸皮的怪物,“白奇,快过来。他要拔你的脸皮。”

    “拔我的脸皮?”白奇摸着自己的脸跑过去了景那边,生怕一松手,脸皮就没了一样。

    “我的包里有羊血!”林暮雪一眼看到了换皮人,心想就知道这玩意儿没果然还是出现了,还好自己早有准备。

    “羊血有用吗?”白奇还在摸着自己的脸自言自语,景已经拿过林暮雪的包,果真在防水袋里找到了两瓶羊血。

    不过换皮人一看到羊血,手抖了一下,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白奇这下相信了羊血有用,一把抢过羊血来。“没想到羊血还有这种作用。”

    “现在没用了。”景看也不看就说道。

    “为什么...”白奇才问出这句话就明白为什么了,因为羊血已经全部凝固了。就是想泼出去也不行啊。“怎么会这样?”

    “让开!”两只换皮人忽然出现,迎着白奇就扑过去了。还好景眼疾手快,一把就将白奇拉开。两只手死死地扼住了换皮人的脖子。

    “景,我要怎么做?”白奇这下知道着急了。

    “不用。”景说着,眼睛紧盯着换皮人。大声念道“离婆离婆帝。求诃求诃帝。陀罗尼帝。尼诃啰帝。毗黎你帝。摩诃伽帝。真陵乾帝。莎婆诃。”

    咒语声刚念完,不知从哪里射出一道金光,照在换皮人身上,换皮人手里的脸皮惨嚎了两声。就跟着换皮人一起化成了两滩脓血。

    “这是什么法术啊?这么厉害”白奇由衷地说道。

    “佛咒。”景简单回答他。

    这时候,林暮雪那边也伸起一道金光,接着,九个石墩就陷落下去,原来的那个地方成了平地。微生逸秋和林暮雪相视一笑。都在为法术成功了感到高兴。景看着他们俩个人,小声说了句“真是造化弄人”

    “你说的啥?”打破沙锅是白奇的习惯,没听清楚的就一定会问下去。

    “我说收拾一下走了。”景摇了摇头,只好这么跟他说。

    “急什么,路都还没打开呢。”白奇正顶嘴,壁画旁边忽地打开了一道门。白奇慌忙低下头,把包包都整理好。

    林暮雪跑过来问怎么不用羊血,白奇说都凝固了,咋用。林暮雪就说奇怪了,为什么蒋怡福当时带进来的就没凝固?景告诉她是当时蒋怡福的瓶子是保温的。而她那时候刚刚使用过火铃咒,所以两只手正灼热,没感觉出来。林暮雪忽然反问,说景也背着她跑了那么久,身体应该发热才对,为什么景就感觉到了?

    景说自己天生手凉,不管怎样都不会温热的。林暮雪想想也是,因为认识景那么久,从来没感觉到过他的手有温度。

    微生逸秋催他们说时间耽误很久了,林暮雪才对这个问题罢休。背起自己的包。准备走了。打开的门后面实际上是往下的石梯。不过只能容纳两个人并排走, 林暮雪和景拿着手电走在了前面,白奇和微生逸秋在后。

    越往下,越是证明了景的说法是正确的。下面出现了很多岔道口。林暮雪实验性地走了一条,结果出去就是嗜尸诞生的那里。又往下,就是阴阳锁灵阵。林暮雪忽然明白了,这里其实就是像是一座倒着的塔,分了很多层就是例子。然而他们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层,就只是靠着之前进来过的景带路。

    往下。他们找到了储放着很多财宝的地方。王朴他们应该就是到了这里来拿的东西。其实也就是几个石室,不过他们倒是听到了一些小动静。林暮雪猛地想起来何因怜说过他们拿财宝这里有食尸虫,就赶紧提醒景他们,白奇更是吓得脸色都苍白了,林暮雪更加相信他有密集恐惧症了。就在他们开始跑起来的时候,背后一大片食尸虫果然是追来了。

    林暮雪慌忙拿出一束香,不断地向后喷出火光,倒是没让食尸虫接近。跑了有一会儿,景在前面忽然说到了,就一个接一个地钻进了一到石门里面。林暮雪在最后退到石门那里的时候,把剩下的半截香放在门口,在门内迅速摆好了汲水符,等到食尸虫聚集过来的时候,念了火铃咒,立即火光冲天,烧死了不少食尸虫后面的也都吓退了。

    “呼,累死我了。”林暮雪还没看身后是什么,就瘫坐到了地上。

    “这里似乎是一个祭台。”微生逸秋皱着眉头说道。“但是什么也没有啊,景,你确定当时你来的是这里?”

    “不会有错的。就是这里,我记得当时这里有一个铜鼎。蒋怡福说囚魂玉就是放进里面的啊。”景一脸的难以置信。

    “会不会是他骗了你?”白奇忽然想到景说在这里遇到过飞僵,立即紧张地看着四周。“他可能知道这里有飞僵,故意招惹飞僵出来,然后拿着囚魂玉跑路的吧。”

    “没有什么飞僵!”景忽然大声说道,吓得白奇不敢在说什么,心说凶什么凶?有没有飞僵还不是你自己说的。

    林暮雪听他们快吵起来了,这才从地上站起来。她发现这个石室其实挺大的,直径得有三十米,祭台就在中间,四周还插着一些破破烂烂的说不出来什么符号在上面的旗子。墙角都有一个铁人拿着一盏灯。虽然是油灯,但都是亮的。显然又有人捷足先登了。“你们吵什么?都没人管我一下。”

    “暮雪,东西应该都被拿走了。”景摇着头说道。“这里肯定是封印的地方没错,不过我猜。应该发动嗜尸的地方不在这里,所以被他们先拿走了。”

    “对,你们看祭台下面。”微生逸秋用手电看着祭台侧身上,有个刻上去的飞镖形状的标记。“这是我们微生家族独有的标记,一定是我父亲留下的。他一定是在提醒我。是这里没错。这些旗子,刚才我没仔细看,现在我知道了,是玄天旗,微生家族一种封印术专用的旗帜。景没带错路”

    “事后诸葛亮。”白奇瞪了他一眼说道。

    微生逸秋抬头瞟了他一眼,现在也不和他斗嘴。只是皱着眉头说道“既然是这里没错,景又说之前有东西,那就是被拿走了,我们只能继续往下去看看。”

    “嗯,那就别耽误了。还是我和景在前面。你俩自己拿手电跟着。”林暮雪简单说道,就往外走,景默默跟在她后面。

    白奇和微生逸秋相互瞪了一眼,各自拿着手电跟上前面的两人。门口一滩黑漆漆的,应该是食尸虫死后留下的。

    林暮雪和景在前面走着,忽然发现前方好像是有个人,正在一蹦一蹦地往这边来了。

    “那是人还是什么啊?”景皱着眉头。

    “不会是僵尸吧?”林暮雪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把手电打直了照过去,还真是一只僵尸,还穿着古代的铠甲。现在近了。林暮雪已经能够听到他身上铠甲相互撞击的声音了。“退回刚才那里去!有僵尸!”

    林暮雪这一喊,微生逸秋最想反应过来,一把抓住白奇,就往后退。“走啊!别发呆了!”

    林暮雪赶紧从包里抓了一把糯米。幸好这次准备的够充分,对着僵尸就撒了过去。不过糯米在他身上一点用都没有。林暮雪瞪大了眼睛,那么这只僵尸最起码是跳尸王级别的。

    “快走!暮雪,是一只飞僵!”景忽然开口喊道,拉起林暮雪就赶紧往回跑。

    后面那只僵尸还真的点地飞了起来,只是这里不算高。他也只能脚离地,只是这样足以让他快速追过来了。林暮雪回头一看,这只飞僵轮手就一巴掌朝她拍过来了,说时迟,那时快,景提起林暮雪用力一推,将林暮雪直接丢到了刚才那个洞口。飞僵这一巴掌也直接呼在了景的脸上,景被打得坐了飞机,不过这倒好,直接到了刚刚爬起来的林暮雪的身旁了。

    林暮雪顺手拉起景,就赶紧逃了进去那间石室。可是飞僵也落到了门口,两只死鱼眼死死地盯住林暮雪他们,直看得林暮雪浑身起鸡皮疙瘩。

    没错,当跳尸成了飞僵之后,那种等级就不能同日而语了。鸡血,墨斗,桃木剑,红绳,糯米等一般法器休想伤他分毫。跳尸就已经是出名的铜皮铁骨了,飞僵简直就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我的乖乖,还真有这品种啊。”微生逸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摇头。

    “这就是飞僵?”白奇还更是害怕,双腿一直在发抖。“你不是伏魔人吗?对付飞僵有没有把握?千万别让他吸我的血啊。”

    “放心,不会的。”微生逸秋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不会再吸血了,一般都是直接吸食你的魂魄。”

    “额,还不如吸血呢。”白奇无奈极了,现在他和微生逸秋是靠着祭台的,白奇偷偷瞟了瞟祭台后面,很想多到后面去蹲着,但是一想还是觉得太丢人了。就没动。

    林暮雪扶着景走到了微生逸秋的旁边,“逸秋,你有没有什么主意对付这玩意儿?”

    “目前没有。”微生逸秋实话实说,“带来的法器都不足以伤到他,更别说杀了他了,不过你看他一直收在外面,是不是因为这里特殊,不敢进来啊?”

    “好像是。”林暮雪也才发现这么久了,他就是一直守在外面。不走也不进来。

    “不进来好啊。”白奇这才总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也不能就这么耗着。”景皱着眉头说。“如果用天雷地火,还是有机会把他干掉的。”

    “天雷地火符我倒是带着有,只是上次对三胞胎鬼没用,我现在对天雷地火都没啥信心了。”林暮雪想着上次的事,就觉得天雷地火的威力也没有多大,还不如看看情况,实在不行就直接冥术,冥术三重对付一只飞僵还是可以的。

    “我去,暮雪你也是怪物啊。”微生逸秋感叹道“天雷地火这种高等法术,我目前的身体状况都用不了,你一直在用法术,却没有什么事。”

    “还好吧。”林暮雪才说了几个字,感觉包里的手机似乎是响了几声,林暮雪拿出来一看,是王林发的短信。读完之后,林暮雪的眉头锁得更紧了。“逸秋,白奇,你们不用担心,这只飞僵不会成为我们的终结者。”

    “现在还好他不敢进来,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微生逸秋以为林暮雪的意思是还有时间想办法。

    “哈哈哈哈,不敢进去?那你们就想错了。”外面突然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接着就听见了两声铃铛声音,那只飞僵忽然一步跳了进来。又往前跳了两步,刚好在林暮雪的眼前,他的手再往前一点就能插爆林暮雪的眼球。

    白奇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微生逸秋和景更是担忧万分地紧盯着飞僵的手,生怕他一个不留神就动手了。(未完待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鬼影婆娑》,方便以后阅读鬼影婆娑第二百六十五章 可能我会先走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鬼影婆娑第二百六十五章 可能我会先走2并对鬼影婆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