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男主一锅端

84七个禽兽的8p(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亡洛 本章:84七个禽兽的8p(上)

    “唔……”许错错口中溢出呻-吟,“百里别闹了,你在开车……唔……”

    百里含榆却不理会,愉悦的又用□向上顶了顶,坐在他腿上的许错错强压着想要叫出来的冲动,再次压低身子。

    现在是堵车,车子好久不能前行,每辆车子相隔很近,许错错十分担心旁边车里的司机一转头看见车内的情景,想到这里他扯了扯长裙将自己和百里含榆的□盖了个严实。

    车子终于可以动了,许错错松了口气。“百里,我们快点回去吧。”

    “快点?姜无诀那个家伙今天回国你就那么迫不及待想见他?”百里含榆惩罚式的用力一顶。

    许错错吐出一口气,也不管擦身而过的车子里的人会不会看见,挺起腰杆反身抓住百里含榆粉色的衬衫,在他的下巴狠狠一咬,留下一排牙印。

    “我说,回家!”

    “哈哈哈,好好好!回家!”百里含榆愉悦的大笑,一踩油门扬长而去,最后车子驶进豪华的古典风格别墅内。

    许错错整理了一下裙子跳下车,看了一眼车内角落里被扯烂了的内裤,瞪了一眼百里含榆就走,百里含榆笑嘻嘻的跟上。

    “什么味道?”一进去许错错吸了吸鼻子就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百里含榆下定论,“应该是厨房。”

    两个人狐疑的走进厨房,一进去就看见桑以希举着把菜刀剁鱼,每一刀剁下去的力道都是一样的,每一块鱼的大小形状丝毫不差。许错错不知道怎么就觉得渗的荒,感觉那不像菜刀,像砍头的铡刀。

    剁鱼的刀工暂且不提,开膛阔度取出内脏这高等级的程序也先放一边,可是连鱼鳞还明晃晃的在上面挂着是怎么个意思?

    百里含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希,怎么你下厨?那个病秧子呢?”

    “在楼上听京剧。”

    菜刀落下,鱼鳞蹦到桑以希的脸上,他“咣当”一声将菜刀扔进水池里,两手胡乱的抹脸,手上的腥味很重,将腥味带到脸上,他本质里的暴躁因子被引出来,马上就要爆发。

    “该死,想吃个鱼这么费劲!”

    许错错抹了把汗,上前拉着桑以希到水池边给他洗手洗脸。“好啦,想吃鱼让小九做就好了嘛!”

    百里含榆四处看了看,“要不我来?”

    “不要!”许错错和桑以希异口同声,对于让味觉迟钝的百里含榆来下厨这件事,他们真的再也不敢了。

    许错错时常在想她一共收了七个男人,可这七个男人里只有两个会下厨,一个禾溪泽典型的病秧子,想让他下厨绝对是看心情,一个小九偏偏到了叛逆期,前一阵子哭着喊着要上学,现在……大概在准备高考?

    许错错用毛巾给桑以希擦脸的手一顿,“等会儿……你刚刚说溪泽在干嘛?”

    “哼!”桑以希愤愤冷哼,“听京剧!杀人不给个痛快的京剧!”

    这个……好吧,禾溪泽一向爱好广泛……

    许错错上楼的时候在脑子里幻想了一遍禾溪泽摇头晃脑唱京剧的模样,实在是觉得好笑。悄悄推开门,果然听见京剧那特有的调调。再往床上一看,禾溪泽似乎睡着了。

    他的长发变成了短发,他那一身白衣换成了浴袍,可是他还是那个禾溪泽,对什么都淡淡的,嘴角噙着笑。比如说现在他睡着了嘴角都挂着笑。

    许错错点着脚尖走过去,在他面前弯下腰细细去看,从很早很早之前她就喜欢他的笑容,觉得暖到心窝窝。她曾经恨过他怨过他,可是在得知要永远失去他的时候,她才知道无论是失忆的那段日子,还是想起一切的时候,甚至在她仅仅是他师妹的时候她就是那般依赖他。

    禾溪泽也不睁开眼睛就往里面挪了挪,“上来吧。”

    许错错嘟囔了一句“装睡”,还是乖乖爬上了床,窝在禾溪泽怀里。

    “溪泽。”

    “嗯。”

    “溪泽?”

    “嗯。”

    “溪泽!”

    “嗯。”

    “溪泽……”

    禾溪泽终于睁开了眼睛,“又想要了?”

    许错错的脸忽的红了,“你又胡说!”看着禾溪泽但笑不语的模样,许错错又往他怀里钻了钻,小声念叨:“我还以为你真的会死。”

    “像我这么步步算计的人怎么可能会自杀,我只是算计好了位置,一剑刺下会呈现假死的症状,以此逃过一劫罢了。”禾溪泽淡淡的说。

    许错错努努嘴,“事先不告诉我,我哪里能想到!可是……鬼雪说你活不过二十五岁……虽然你又找到了法子压制体内的毒,可是你现在身体的确不怎么好……”

    禾溪泽笑了,“从残废到活不过八岁,再到活不过二十五岁,可是我的二十五岁生日已经过了,只要活着一天就会有翻盘的那一刻。”

    这话若是别人说许错错只会当做宽慰人的话,而禾溪泽说出来她便莫名的踏实了。

    禾溪泽又说:“所以我现在需要一种舒服享受的生活。”

    舒服享受的生活?听京剧?恐怕不止是听京剧吧?许错错了然的跪坐在他身侧解开他的浴袍将他修长的身体展露出来,一双小手握住小小溪泽熟练地□着,她垂着明眸,温柔而宁静。

    小小溪泽在她的手中逐渐涨大挺实,然后她的两膝慢慢向后挪动,弯下腰弓着身子将它的顶端含住,被软腻香甜的小嘴含着,禾溪泽享受的呼出一口气。

    舌尖沿着蘑菇帽一圈圈轻舔,又是淘气的钻进顶端的小孔里,酸酸的味道从舌尖丝丝蔓延开来,充斥着她的整个口腔。昂扬的巨物只吞下三分之一,剩下三分之二被她的小手上下□,“啧啧”的允吸声以及许错错喉间的呜咽形成了一首悠远的乐章,津液从她的小嘴边蜿蜒流下,再加上她晕红的小脸,成为娇媚不可忍的绝景。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黄脸的典韦,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叫喳喳……啊……”

    京剧吱吱呀呀的唱,掩去屋内两个人的旖旎。

    “哥,我要吃鱼。”桑以希走上来推开虚掩的房门,床上**的一幕尽数展现。

    许错错与禾溪泽太过投入没有听见,或许是听见了也没有功夫搭理他。

    随手关了唱个不停的京剧,一时间屋子静下来,许错错“啧啧”的允吸声分外妖娆,桑以希走过去,掀起许错错的裙子,她向后翘起的娇臀裸着,这让桑以希有点意外。

    由于许错错是跪趴在禾溪泽身侧,所以臀是向后翘着,裙子掀到背上,露出微微向两侧分开的臀瓣,娇美的秘处尽数展露。

    桑以希却觉得还不够,双手将她的臀瓣向两侧掰开,眯着眼睛细细欣赏,而后低下头一寸寸地吻。牙齿咬在娇嫩的臀肉上,咬着娇肉轻轻撕扯摩挲。

    “唔……”嘴里含着小小溪泽说不出话来,身子被桑以希弄得痒痒的,她难受又兴奋。

    “快点!”

    她的动作明明已经很快了,可是禾溪泽低沉的声音还要让她更快。小嘴再张了张,她将口中之物又含得深了几分,抵在喉咙深处,再次加速,小脑袋上上下下不断吞吐。

    桑以希顺着她的臀缝吻了下去,忽然咬住软毛向后扯。许错错疼得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她疼得想要叫喊,下意识的抬头,禾溪泽却腰部用力向上顶,将她的呜咽都顶了回去。

    桑以希的手环上她的腰顺着她的小腹一遍遍摩挲,然后一路向下,掰开软软的唇,舌尖一点点舔舐,而后牙齿咬住一瓣厚唇试探着加深力度。

    再伸出中指探入早就湿漉漉的入口,缓缓地搅动,清泉汩汩涌出沾满桑以希的手指,滴在他的脸上,淌进他的嘴里,他咂咂嘴尽数吃下。

    “呜呜……”

    许错错扭动着腰臀想要逃离,并且努力抬头吐出口中的东西,她觉得自己真的撑不住了。

    禾溪泽感觉到她的意图,一手扣住她的腰不许她乱动,一手摁住她想要抬起的小脑袋,猛地向下摁去。

    许错错觉得自己的喉咙已经被穿破了,她想呕吐、她想咳嗽,可是嘴里被赛赛得满满的叫不出来。桑以希伸在她体内的手指突然蜷缩,许错错浑身一颤,所有的折磨化成汩汩清泉一股脑从下面的小嘴涌了出来。

    桑以希从许错错腿下探出头来,满意的舔了舔嘴角残留的蜜汁,留在她体内的手指缓缓退出,湿哒哒的手指在花瓣之间繁复摩挲,而后逐渐向上划弄着她两臀之间的缝隙,最后停留在菊花处。

    桑以希笑了,笑得诡异。

    湿漉漉的手指慢慢旋转,菊花开了。

    桑以希褪下裤子,早就坚硬如铁的炙热情绪抵在菊花入口。

    许错错意识有点迷糊,口中不断重复着吞吐的机械运动,待身下的炙热袭来一下子清醒过来,迷离的眼睛瞬间睁大。

    “呜呜……啊……啊……”口水从大张的唇边淌下来,淌进脸下禾溪泽黑色的丛林里。

    桑以希的呼吸变得粗重他伏在许错错的背上,在她背上留下一排又一排压印。□大力运动,进进出出带出丝丝血丝。

    百里含榆站在门口无语地看着这一幕,别墅里就他们四个人,他们居然背着他玩3p,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而且如此旖旎的一幕,他只要看上一眼便有了反应。

    他走过去拉起伏在许错错背上的桑以希,桑以希看了他一眼缓缓从许错错身体里退出来。禾溪泽也睁开了眼睛松开了摁着许错错的手,没了钳制,许错错一下子抬起头来拼命的咳嗽,她的整张小脸都是湿的,泪水、汗水还有口水。

    “你们……不要……呜呜……”

    禾溪泽掐着她的腰一下子将她提了起来,坐在自己的跨上,快要坚持不住的炙热抵在甬道入口,禾溪泽大手用力向下一摁,许错错就彻底坐了下去,直到最深处。

    “啊!痛!唔唔……救我……”她无助的转过头乞求的望着站在床边的百里含榆,她的理智早就不再,看见百里含榆在身侧下意识的求救,似乎忘了在回来的车上他是怎么对她的。

    “好,我救你。”百里含榆吻了吻她湿漉漉的唇,而后推开桑以希,褪下裤子,早就蓄势待发的昂扬抵在菊花入口一点点进入。

    禾溪泽向上一顶,百里含榆向下一探。

    “啊……”

    双重刺激让许错错不断喊出来,她痛,与痛相伴的还有一种痛快的愉悦!

    桑以希伸出手指抹了下肿胀的小小以希上沾满的津液,放在嘴边舔了舔,他陶醉的闭上眼睛,“唔……真是好味道。”

    抬起许错错下巴,桑以希抹去她嘴角挂着的口水,“乖,给你更好吃的东西……”

    说着,他便将沾满了她的蜜汁的昂扬放入她的口中。

    如果说最开始给伺候禾溪泽的时候许错错是主动的,那么现在就算她想主动都没有这个能力了,她觉得自己整个人软软无力,就像飘在天上一样,所有的感知和情绪都被这三个男人掌控着。

    她被一次又一次大力摁向桑以希的身上,脸埋在他浓密的黑色毛发里,口腔变得麻木,口水从嘴角不断淌下来。

    她的身子被禾溪泽和百里含榆挤压着,似乎随时都可能被挤爆。

    她和禾溪泽相交的地方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百里含榆在身后一次次大力撞击的声音,还有她的呜咽于不知谁的粗重喘息。

    这乐章如此动人。

    桑以希一个挺身,然后整个人都紧绷了,炙热的琼浆落满许错错的口腔,桑以希终于从她口中退出,许错错仰着头大口喘着气,禾溪泽与百里含榆突然同时用力,拼命顶着许错错,许错错觉得自己就像身处浪尖的孤舟之上,随时都有粉身碎骨的可能。

    炙热的琼浆同时从两个男人的体内流出落在她的最深处。

    四个人,几乎是在同时达到了最高峰。

    许错错无力地倒下趴在禾溪泽的身上,她知道她现在的姿势很不雅观可是她真的没有力气管了。许错错翘起的臀正对着百里含榆,百里含榆看着她不住向外流出红白液体的上下两个入口有些心疼。

    只听伏在禾溪泽身上的许错错沙哑着嗓子说:“你们三个都是禽兽……”

    三个男人对视一眼,颇有些莫名的味道,激情的时候顾着享受,似乎的确过分了一些?

    百里含榆特别想说禽兽的可不止他们三个,看着许错错现在的情景还是没有说出口。

    禾溪泽也是有些尴尬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嗯……下次保证轻一点……”

    桑以希却撇撇嘴,贴在她的耳边蛊惑一般轻语:“难道你不舒服不想要?”说着手指重新覆上她的娇臀。许错错身体又是一颤,一股清泉从深处的源头再次涌了出来。

    她咬咬牙,往禾溪泽身上靠了靠,用她沙哑的嗓子向禾溪泽求救:“溪泽……”

    一声带着求助带着撒娇带着媚意的轻唤,让禾溪泽笑容大绽放,看向百里含榆和桑以希的目光是浓浓的炫耀:看见没,她首先想到的是他禾溪泽!

    打开桑以希的手,禾溪泽抱着许错错转了个身,让她侧躺着并且抱在怀里。

    禾溪泽打了个哈欠,“出去的时候记得关门。”

    桑以希刚想反对,就看见百里含榆已经从禾溪泽和许错错身上跨了过去,躺在许错错的另一侧,长胳膊一挥环上许错错的腰,他朝着桑以希露出洁白的牙齿,那意思就是:嘿,晚了一步吧?

    “你们两个!”桑以希嘴角抽了抽。

    “我回来啦!”小九在一楼喊,桑以希摸了摸下巴,“唔,貌似可以吃鱼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七个男主一锅端》,方便以后阅读七个男主一锅端84七个禽兽的8p(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七个男主一锅端84七个禽兽的8p(上)并对七个男主一锅端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