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妃很忙

第三十章 引蛇出洞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安北陌 本章:第三十章 引蛇出洞

他不明白!

心狠手辣不是用在患难与共的兄弟之间,而是对付那些穷凶极恶的敌人!

“大哥,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裳。你要为了一件衣裳而断了手足,你让我如何想的明白!”

汪崇气极,“老五,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妇人之仁了。你大嫂不过一介妇道人家,从未插手过寨中事物,能与她有何干系?定是有居心叵测之人,刻意挑起事端,为的就是动摇军心。”

老五无力的闭上眼睛,老大已然不是当初那个视兄弟如命的大哥了,观他言谈之间,对于那个女人,除了维护还是维护。

“大哥,我尚有要事未做,先告退了!”

汪崇拍了拍他的肩膀,长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老五,这段时日寨子里事儿多,大哥知道你辛苦了。待战胜齐霄昀,咱哥几个好好的喝几杯,如何?”

老五点点头,作了一揖,心事重重的退下了。

汪崇眯着眼睛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双拳紧握!

翌日,寨子里突然传出汪崇为了一个女人要大开杀戒的消息,顿时在寨子里掀起了轩然大波,人人自危,风声鹤唳。

“是哪个混账东西在胡说八道,若是让老子抓出来,定然要将他碎尸万段。”汪崇一脚踹翻了座椅,怒吼,“老五,去把兄弟们全部叫到议事堂来!”

不多时,议事堂里站满了人,汪崇怒容满面的坐在上首位,鹰一样锐利的眸子打量着下面噤若寒蝉的众人。

“我听说有人对老子成亲甚是不满,谁不满,今儿个就给老子站出来,当着老子的面说。别特娘的像个娘儿们似的,躲在后面嚼舌根!”

底下的人面面相觑,眼眸深处皆是大写的惊慌失措。

这个时候谁敢承认,那不是活的不耐烦了,争着去给阎王爷送人头嘛!

“齐霄昀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咱们,现在正是寨子生死存亡的时候,老子不希望因为一点破事儿,让兄弟们互相猜疑。兄弟们,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赶走齐霄昀,只有赶走了齐霄昀,咱们才能继续吃香的喝辣的。”

老五率先站了出来,“一切听大哥吩咐!”

众人附和道:“一切听老大吩咐!”

见目的达成了六七分,汪崇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他挥挥手,众人鱼贯而出。

“老五,”待房间只剩二人,汪崇哑着嗓子问,“二弟四弟可有回信?”

“二哥回信,不日到达。四哥尚未回信。”

汪崇皱眉,“老四出去也有大半年的时间了,按照约定,他早该回来了。”

“大哥,”老五欲言又止,“四哥不会…”

他实在不想乌鸦嘴,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不得不那么想。

汪崇面无表情的摇头,他笃定的说,“老四是你我兄弟中武功最为高强的人,放眼江湖,能胜的了他的人,没有几人。何况,我南寨威名赫赫,谁若是敢动他,就是与我南寨为敌!”

老五眉心一动,灵光一闪,他猜测道:“大哥,有没有可能是齐霄昀出手了?”

汪崇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四行踪不定,即使你我也经常联系不到他,更惶恐齐霄昀。他齐霄昀就算再有能耐,也只是一个人而已。你是太紧张了,把他看的太神乎其神了。”

老五挑眉,心中的紧张感并未疏散。战神并非浪得虚名,只此一见,他便知,那是一位难缠的主。

“大哥!”他会不会太乐观了。

汪崇信誓旦旦的说,“老五,莫想太多,你我盘踞南河这么多年,没有比你我更熟悉这里的人了。他齐霄昀若是敢来,定让他有来无回。莫总是助长他人威风,灭了自己的志气。”

老五心想也是,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一些。

“大哥,那四哥怎么办?”

“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再等几日,若是还无消息,再去寻他!”

被两人念叨许久的四当家此时正在竹林里与刺客大战三百回合。

“尔等鼠辈,竟敢偷袭,看老子不把你们大卸八块!”

“鼠辈猖狂!”

又是一阵叮叮当当,银光闪烁,大战正酣!

“尔等何人?”

“取你狗命之人!”

“报上名号!”

“鼠辈不配知晓!”

四当家怒发冲冠,越战越勇,然对方也不是废柴,你来我往间,杀气重重。

而此时,正在军营里面悠哉悠哉看书的陆安瑾收到了一封信。

纤纤细指打开信封,逐词逐句的品读着其中的情真意切、关心备至,小嘴不停的啧啧啧,吵的齐霄昀不时地对她行注目礼。

“何事如此开心?”

“无事,不过是品读了一封言辞真切的家书而已。”

齐霄昀了然的点点头。

“别人的,不是我的。”

齐霄昀:……

非礼勿视,非礼勿闻,她似乎并不在乎。

“凌右。”

“属下在。”

“事情可办妥了?”

凌右面露难色,“尚未!”

陆安瑾挑眉,“可是遇到了困阻?”

凌右实话实说,“贼寇武艺高强,尚未将其擒获。”

“既然这样的话,”陆安瑾转头,笑眯眯的看着齐霄昀,颇恭敬的询问,“王爷,商量件事儿吧。”

“何事?”

“把凌卫借我一用。”

齐霄昀头也不抬的问,“几人?”

“两人足够!”

凌右的嘴角抽了抽,现在已然是三对一了。若是再加上两个凌卫,以五打一,就算是胜了,也是胜之不武!

“凌风凌雨!”

“属下在。”

齐霄昀淡淡的说,“听陆小姐吩咐!”

“属下遵命!”

陆安瑾笑着吩咐,“务必要擒得贼寇,生死不论。还有,对待贼寇,不必讲求什么江湖道义,以德报怨在贼寇身上,纯属浪费!”

凌卫们的嘴角皆抽了抽,“属下遵命!”

送走了凌卫,陆安瑾研磨,着手回信。

“作何?”

“回信啊,省得人家担心。”

齐霄昀的眼皮跳了跳,“南寨?”

“是啊,”陆安瑾调皮的眨眨眼,“王爷有何吩咐?”

“并无。”

陆安瑾写的很慢,总是写几笔,就对着旧信比划几下。

等写完一分钟,她已是大汗淋漓。

“凌右。”

“属下在。”

“明日将此信回过去。”

“何时?”

“随意。”

凌右收好信,“属下告退。”

只是,他前脚还没迈出去,就被叫住了。“等等!”

“小姐还有何吩咐?”

陆安瑾单手托腮,汪汪水眸弯成了一汪月牙。

“黎二少爷醒了么?”

“醒了。”

“在做什么?”

凌右想了又想,最终老老实实的说,“小姐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齐霄昀幽幽的扫了他一眼,凌右立马改口,“他除了吃睡,就是发呆。”

陆安瑾笑容更甚,“你们欺负他了?”

天地良心,绝对没有。

“小姐,”凌右顶着高压目光,一身正气的回,“属下从不欺负弱者!”

陆安瑾笑着挥挥手,凌右这才如释重负的退了回去。

“你又想做甚?”

陆安瑾浅笑着邀请,“王爷忙否?”

齐霄昀扫了眼铺满桌子的折子,清冷的问,“何事?”

“若是不忙,有劳王爷陪小女子去个地方,见个人。”

“何人?”

陆安瑾卖了个关子,“王爷去了便知。”

齐霄昀无语,但还是乖乖的跟着去了。

陆安瑾时不时的偷瞄着旁边沉默不语的男子,止不住的偷笑。

“笑甚?”

“无事,只是看到王爷,就心生欢喜。”

齐霄昀俊脸微红,他不自在的转过头,佯装欣赏沿途风景。

“王爷,到了。”

齐霄昀看着面前的营帐,有点无语。

“本王为何要见他。”

陆安瑾理所当然的回,“收买人心啊!”说完,甚是恭敬的为他掀开营帐,“王爷请吧。”

齐霄昀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进去了,陆安瑾笑眯眯的跟在后面。

黎二少爷一看到齐霄昀,立刻从床上爬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草民参见王爷。”

“起。”

黎二少爷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不住的感谢,“多谢王爷救了草民,草民定当谨记王爷的恩情。”

齐霄昀冷淡的回,“救你的人不是本王。”

“什么?”

齐霄昀耐着性子回,“是陆小姐救了你,与本王无关。”

黎二少爷很会事的给陆安瑾磕了三个响头,“家兴多谢陆小姐救命之恩。”

陆安瑾心安理得的受了他的礼,这才虚扶了一把,慢条斯理的说,“主意是我提的,人是王爷出的。”

黎家兴只好又说,“多谢王爷,多谢陆小姐。”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应当的。”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若是用的到家兴的时候,家兴定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陆安瑾笑眯眯的问,“此言当真?”

“当真!”

“那,我现在就有个小事,需要你帮忙。”

齐霄昀:……

黎家兴:……

回去的路上,陆安瑾胆大包天的说,“王爷,借我一队兵马一用。”

翌日,天还蒙蒙亮,陆安瑾就命凌右带着人马前去叫阵,不出所料,汪崇选择了无视!

晌午,老五接到了四当家的回信,他心急火燎的打开信封,然后急匆匆的去找汪崇。

“大哥,不好了,四哥被人堵在了河兴。”

彼时的汪崇正在努力的开枝散叶,闻言,只得不情不愿的下了床,随意的披了两件衣服,十分不爽的开了门。

“怎么回事?”

“四哥被人追杀,发了求救信。”老五焦急的问,“大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救!老四是咱们寨子里武功最高的人,无论如何,都要保下他。”汪崇焦躁的转了两圈,“这样。老五,明天你带人去支援老四。切记,一定要注意安全,你们俩必须给我活着回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贤妃很忙》,方便以后阅读贤妃很忙第三十章 引蛇出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贤妃很忙第三十章 引蛇出洞并对贤妃很忙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